来日方长下一句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

雪莱说:“唯有你的光辉,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。”光辉常亮,偶尔暗淡,可漫过山岭,覆上黑暗的角落,而魏无羡和蓝忘机身上都有这样一种无可比拟的光芒。

芒色,时而夺目,时而隐藏,在黑夜,亦在白天,铺天盖地,无处不在,让人躲无可躲,欣喜往之。

所以有那么多人认可蓝忘机,有那么一些人即便魏无羡是邪魔外道,也始终追随不悔。

如果要悔,悔的是没有更早的相识,没有更好的在他的低谷时期,让他看到无论如何境地,他身边都是有人支持的。

《陈情令》我们有山高水远、来日方长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

除了那么些其他人的钦佩、赞许和支持,魏无羡和蓝忘机之间的互相吸引,也是因为他们身上的光。这种光芒让他们惺惺相惜、同生共死,同时也在表明他们心性志向的志同道合。

志同可携手闯荡江湖,在正义期许的路上,一起为着一开始的那个梦,锄奸扶弱,无愧于心;

道合是他们对付温氏温若寒等人,受着他们给予的灾难,仍然相濡以沫,扶持同走。

哪怕后来魏无羡的“道”变成了“诡道”,或者又被人叫做“邪魔外道,”而蓝忘机是一直以来的“正道,”这番“道”的冲突,仍然叫做“道合。”

《陈情令》我们有山高水远、来日方长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

因为从一开始,彼此相吸的是那份初心道义,只要这份情谊从头到脚都未变,那么即便是诡道路上的魏无羡,也是蓝忘机最珍重珍惜的知己朋友。

所以后来,魏无羡所遭受的一切,好的,坏的,乐的,悲的,他都一一看在眼里。知道内幕的为他伤,不知真相的后来知道的时候为他痛。

于他们二人而言,从把对方放进心里的那一刻,就没有结束之说了。就算是不夜天那场结束,也不是他们的结束。

因为蓝忘机以非常的毅力和执着,以时间物语为告白,在漫长的流年岁月里,细语自己的相思,传达自己等待故人回归的期望,使那不知所踪的魏无羡,可以收到自己惦念的深情。

《陈情令》我们有山高水远、来日方长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

回首遥想彼时,磨合点点时光,无形之中便以知己相称,和对方同生共死,战江湖,行远方,探人生之景,望远方梦的天堂。

曾经,静谧的云深不知处,一名叫魏无羡的少年千里迢迢而至,与此处世家君子蓝忘机相识,开始了一场携手的佳话,正邪的选择,乱世的挣扎,涵盖了前世今生的痴情,16年漫漫的等待。

然时光千面人万险,路长长亦短短,万般无奈走到了说分离的地方。

《陈情令》我们有山高水远、来日方长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

此后分离再望,记忆里的风景,物是人非,人世沧桑。只有那天上乌云遮月,地上疾风拂树,留下满地落花。花是依旧,人却已是百般变化,心里的那个人早已飘散天涯。

虽是“落花还在,人已天涯”的萧瑟别离,但蓝忘机有心跨天涯、等流年,终是盼到天涯故人今朝回。

此时此刻的他们,眼望今朝,相逢于夜下,月色温柔,夜色有话,晚风不甚清凉,内心之中是一片涌动,空气里泛着无尽的思念和喜悦。

《陈情令》我们有山高水远、来日方长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

这红尘阡陌上,烟雨迷离,多少人走着走着就散了,感情慢慢地就淡了,但魏无羡和蓝忘机的感情却是始终如一。不管走多远,跨越多少距离,经历几多过客,他们终能相遇。

或许是在小桥流水处,或许是在夕阳古道边,亦或是乱世繁华再起时,还是尘埃落定、物是人非时,他们的相见终有时。

那一刻相遇,望进眼里的时候,饱尝各色辛酸的他们,忍着往般人生周转起落,对遥遥相念的人,如有一句轻轻的别来无恙,便可以让对方觉得微风清凉,空气中流淌着的蜜香,是对方传递的浓浓思念和万语抒发。

一如言之“遇见你的时候,月光温柔,晚风清凉,空气中流淌着蜜香,所有的星星都落在我的头顶上。”

《陈情令》我们有山高水远、来日方长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

我想,或许云深不知处他们是初见,可深交之后,他们的往后种种便是相见恨晚。

那在魏无羡重生后顶着莫玄羽身份的相见,似是初相识,其实故人归。所有的隐藏,都在一言一行中可见,一眼对望中可明,让之内心的自己无处可藏。

此后余生,他们山高水远、来日方长,不谈人走茶凉,大梦一场。因为人不会走,酒替茶凉,来日归期,再携手天涯海角,跨高山,望水远,来日方长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